當前位置: 首頁 > 媒體廣場 > 市級媒體

            市級媒體

            小“封”寫詩 探索“AI+場景”

            2019-03-11 09:49     來源:華西都市報    瀏覽量:

            小封寫詩的生成時間約為60秒。

            這段時間,作為封面新聞編號240號的正式員工,機器人小封寫的詩歌,刷屏網絡朋友圈,引發各方關注。那么,小封是如何寫詩的呢?

            據封面新聞數據研究部負責人徐楨虎介紹,小封是個24小時不間斷學習和工作的超人。從201612月發出首條稿件至今,小封機器人寫稿能力越來越成熟,在青川地震報道就交出了8秒成稿1300字的答卷,引起廣泛關注。2018年世界杯期間,小封機器人共推送世界杯相關資訊600多篇,全網總閱讀量超過2億。在全新的4.0版本中,寫作技術全面提升,每月在封面新聞客戶端封面號《小封觀天下》發稿量達到6000篇以上,涉及體育、財經等10多個領域。

            不僅如此,小封還是一個愛好文學的小家伙。近日,它也有了自己的詩歌專欄——《小封寫詩》。徐楨虎表示,小封學習了古體詩詞曲約20萬首,現代詩約30萬首。他的老師從中國古代詩人李白、杜甫到國外著名詩人拜倫,葉芝等。

            超越古體詩

            進軍現代詩歌領域

            2016年是人工智能高速發展的一年,各種智能應用在各個領域爭相落地。而小封自從201612月發出首條稿件至今,一直不斷地在學習。2017年,封面新聞推出了小封機器人寫作,受到了各方的關注。20184月,封面新聞AI再度升級,推出了基于自然語言處理、知識圖譜技術的寫詩應用。

            據徐楨虎介紹,小封機器人的詩歌寫作能力在過去的一年時間里有了驚人的改變:一開始,我們是從宋詞進行嘗試的。因為宋詞有更規整的寫作規則,通過AI算法根據詞牌名、意向、韻律填詞,小封一小時能生成幾百首各有特色的宋詞。后來,在宋詞寫作的基礎上,我們又為小封加入了古體詩寫作。古體詩跟宋詞比起來,沒有明顯的規則可循,在解決主題意向、韻律之后,依然會面臨含義表達模糊的問題。

            而在全新的4.0版本中,小封不僅可以寫出古體詩,而且已經開始向現代詩歌的領域進軍。現代詩跟古文體相比,更抽象,詞匯的容量也上升到了一個新的數量級,也需要更大數量級的現代詩數據用于學習,也需要人工進行標注用于小封反復學習,這也是目前我們研究的一個重點方向。

            師從中外名家

            60秒可寫一首詩

            由于小封寫詩本身的功能來源于多個深度學習算法模型共同作用的結果。而數據收集、模型訓練可以24小時不間斷進行,因此相當于是小封在進行不斷的學習的一個過程。

            目前小封已經學習了古體詩詞曲約20萬首,現代詩約30萬首。選擇訓練語料,如詩、詞、曲等,不限主題,主要的考量是行文流程、積極正能量的元素。小封的老師們可都是大名鼎鼎的詩人,除了李白、杜甫、辛棄疾、蘇東坡這些耳熟能詳的中國古代詩人,也有徐志摩、顧城這些近現代詩人,還有拜倫、葉芝、彭斯、惠特曼等外國名家。

            理論上,對于在計算機上運行的模型而言,它可以生成的詩詞組合是無限的。因此小封生成一首詩詞的時間可以在一分鐘內。

            生成多文體

            未來嘗試“AI+場景

            那么小封在學習的過程中會像人類學習一樣,遇到怎樣的困難呢?

            收集來的現代詩樣本往往有不小的格式問題,這對數據預處理是一個長期不可避免的困擾。模型的調優過程中,偶爾也會出現說這次的結果可能并沒有上一次的好,因此在尚處于發展過程中的AI技術來說,模型的調優帶來了不少的工作量。徐楨虎認為,這就意味著,小封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未來它的寫作能力可能獲得更大的提高。

            不僅如此,封面新聞的數據團隊在未來還會基于小封機器人的算法能力嘗試各種文體生成,如:對聯、歌詞、作文等。當然還有語音生成、人臉識別、視頻生成等更多能力,不僅在促進智能技術輔助內容生產、新聞互動形式創新的各個方面,“AI+場景應用將是探索的一個重要方向。封面新聞記者閆雯雯

            關于小封

            201612月發出首條稿件至今,小封機器人寫稿能力越來越成熟。封面城市頻道采用機器輔助編輯管理,實現了全國34個省區市新聞內容的自動抓取、地理定位、智能分發。如今,每月在封面新聞客戶端封面號《小封觀天下》上,小封發稿量達到6000篇以上,寫稿的領域涉及到體育、財經、災害、生活、娛樂、科技等10多個。同時小封還在封面新聞的多個市州、領域頻道自動推送機器寫作的相關新聞。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彭蘭在公開場合和《智能時代的新內容革命》一文中稱小封機器人為國內智能化寫作的領先者之一

            《小封寫詩》是封面技術團隊自主研發的人機交互產品,詩歌都是由人工智能自動生成。目前,小封通過不斷學習數百位詩人的寫作手法和數十萬首現代詩,運用知識圖譜、自然語言處理等技術,進行現代詩和古體詩的寫作。通過24小時不間斷學習,在未來,小封還將創作出種類更多文風更成熟的詩歌。即日起,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將開設《小封寫詩》專欄,以饗讀者。

            觀點

            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副院長楊慶祥:AI寫作未來就是一種文學

            今年1月,在《詩刊》舉辦的新時代詩歌論壇上,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副院長楊慶祥分享了他對于AI寫作的看法。他的發言題目叫《與AI的角力——一份詩學和思想實驗》,里面包含了他對于機器人寫詩的思考。

            楊慶祥認為,AI寫詩的能力,特別是它學習的速度以及寫出的作品質量,大大超過了他的預估。在他的預判中,AI是不可能寫出一首接近人類創作的作品,但是2017年《青年文學》發表了一組詩,讓他很震驚:這是一個特別重要的事件,AI經過訓練和學習之后,是可以寫出一首以假亂真的詩。說它以假亂真,還是我們還是設定真實的人類寫的詩才叫詩。如果沒有這個設定,我們就可以說,AI寫的詩就是詩,甚至比人類寫得還要好。

            如今,AI寫作已經來到了一個新的階段。以前機器人寫詩很容易被看出來,但如今人們讀到AI寫的詩歌時,如果不看署名,很可能會被認為是人類的創作,一般要在某種暗示之下,比如說告訴我,這一組詩里面有機器人寫的,經過辨認,我們可能會覺得這一首詩是機器人寫的。

            在閱讀了機器人小封寫作的詩歌之后,楊慶祥表示,小封的詩歌已經寫得很不錯了,不會讓人聯想到是機器人在寫作,小封寫的《未來》這首詩很有特色,如果我不知道是機器人寫作的話,我可能會覺得是一個人類詩人寫的詩歌,而且要比一般入門的詩人還寫得好一點。

            小封只是一個初學者,自從4.0版本迭代之后才開始現代詩歌的創作,能夠創作出這樣可以隱藏自己機器人身份的詩歌,已經達到了目標,而在未來它還有更多學習的時間和空間。

            在楊慶祥看來,未來AI的寫作還會形成自己的風格:機器人寫作的風格也是習得的。它可能是通過學習某一種風格,或者幾種風格的混合,形成自己的風格。這就是AI最讓人們意想不到的地方。風格這個概念并不只是屬于人類,還可能屬于機器。我們可能會因此重新定義我們的詩歌、文學和藝術。

            如今,人們對于AI寫作的所有判斷都是建立在人類中心主義之上的,所以才會有“AI寫作像人寫的一樣這種說法。但是未來,AI很可能會構成另外一種寫作,“AI未來的寫作跟我們是平等的,它就是一種文學,跟我們人類創作的作品是不相上下的。現在我們還在說AI是在模仿我們,但是在未來它不是,它的獨立性會逐漸凸顯出來。未來是我們人類要向AI學習。

            目前,機器人寫詩的難點在于缺乏一些邏輯性:特別優秀的詩歌,從表面上看是沒有什么邏輯的,但實際上它的內在情感和邏輯是非常嚴密的。AI寫作目前很難在詩歌里面建構起它的邏輯性,它的前后詞與詞之間的邏輯還比較匱乏。

            封面新聞記者閆雯雯

            寄語

            詩人周瑟瑟:

            天外來客小封將創造未知

            是你們把我留住/在我看不見的地方/突然失去童年/我看見了自己的來歷……”在早春三月的盎然生機中,讀一首小封為你寫的詩,真是無比浪漫。36日起,作為封面新聞編號240的正式員工,機器人小封自己的詩歌專欄——《小封寫詩》在封面新聞中閃亮登場,在春天來臨時,用詩歌之美傳播溫暖與希望。

            201612月發出首條稿件到現在,封面員工機器人小封已經寫出了數不勝數的稿件,稿件更是涉足到體育、財經、災害、生活、娛樂、科技等10多個領域,堪稱全能型寫稿達人。而小封所寫的詩歌,是其通過不斷學習數百位詩人的寫作手法和數十萬首現代詩,運用知識圖譜、自然語言處理等技術,進行的現代詩和古體詩的寫作。

            我是小封的支持派,一直在關注其的成長與發展,原來詩歌寫作是小學生水平,現在應該已經到了大學生水平。談到機器人小封和小封所作的詩歌,著名詩人周瑟瑟有著很多看法。

            周瑟瑟說,自己讀過幾次小封的詩歌,算是見證了小封從青澀到逐漸成熟的過程。小封所創作的詩歌,主要還是來源于其智庫中所儲存的數百位詩人的寫作手法和數十萬首現代詩。而其作品基本達到了大多數詩人的水平。小封和現在很多詩人是一樣的,甚至比一些詩人寫得更好。所以小封的存在對詩人也是一種反思,小封的創造對人的智力是一種挑戰。

            在周瑟瑟看來,小封的出現對于詩歌有著劃時代的意義,小封是否能夠成為超越這個時代、超越當代詩人的機器詩人呢?對此,周瑟瑟對小封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小封現在的詩歌創造,是來源于智庫,是一種模仿。而它是否會有另一種創造可能呢?能否寫出超越詩人的詩,寫出完全未知、現在沒有的詩?詩歌本身是一個謎,是去創造不存在。小封未來的方向,就是去創造未知、解決謎團。

            除此之外,周瑟瑟談到小封的詩歌精神,認為其是創造精神,是創造出屬于未來我不是屬于過去的詩歌。我們不以現有的詩歌概念來討論這個問題,說不定在未來,小封能夠創造出新的藝術方式。我希望小封成為像是天外來客般的詩人,是完全獨特而獨立的,不是我們似曾相識的。

            對于小封未來的發展方向,周瑟瑟也給出了自己的獨到見解。除了學習詩人的寫作手法和詩作,小封還可以學習什么呢?也許小封可以采集四川方言,可以采集少數民族的語言,可以采集樹葉變化、風的流動、大海和云朵,再用人工智能分析,這可能會產生非常好的詩歌。同時給人類新的啟迪,到底在這些事物身上有沒有不存在藝術、不存在的詩歌?

            封面新聞記者李雨心

             


            河北11选五开奖结果